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lbrchina@88.com
我们在2019年5月
把Libra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天秤币中国集团官网 > Libra天秤币新闻 >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来源:人民网,作者:黄盛

 

“大家各自检查一下账户,有没有补齐到VIP金粉用户,点进VIP金粉399,是否还需要补交?”

“一定要加入399VIP金粉,才会有礼包管道收益!”

“补齐399还会增加56个GMT,增加100元福利点!”

……

在国金GMT特权链会员微信群内,群主几乎每天都要向群友推荐类似广告。同时,群里还经常“科普”一些区块链发展趋势,宣传国金公链同各地政府、官方组织机构的合作进展,鼓动用户不要错过这波“躺赚的风口”。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在浙江、陕西、四川、海南等多个省区,线上、线下都出现了国金公链推广的身影。

“国金公链有直播链、全民数据链、企业链、GMT特权链等各个侧链正在发展原始股东,并将在未来改变经济模式和日常生活。”在推广人员口中,国金公链是国资委旗下的央企,与全国各地的不少政府部门、组织机构有着区块链业务联系,不管是B端企业还是C端用户,都应该尽早上链,实现“躺赚”。

此外,据国金公链市场推广人员介绍,参加国金公链为期两周左右的付费培训,还可获得工信部颁发的区块链技术证书,证书可作为日后从事区块链项目营商的“通行证”。

有专家向人民网表示,国金公链的推广,采取了多层级的涉嫌传销模式。也有国金公链内部员工向记者称,市场推广就是在“打传销擦边球”,在杭州等地近来已有用户到国金公链的办公大厅“维权”。

 

神秘的“央企”?

 

在国金GMT特权链会员微信群、微信公号“区块链范式”、玩币族、知乎等网络平台以及腾讯视频上,有一段国金公链的公开宣传视频。视频中,自称是国金公链董事长李科萌向台下的观众开心地表示,“国金公链已经得到了正式的批复,主管单位正式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话音一落,台下观众一片欢呼。

微信公号“区块链范式”今年1月9日的文章《国金公链主管单位-正式成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这样描述:“国金公链作为我国目前区块链领域的唯一一家央企,专业致力于打造符合中国产业需要、符合中国法律、符合中国特色的生态级产业公有链系统的央企,此次主管单位的变更,对推动我国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助力产业发展与国际竞争有着极大的深远意义。”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该文章截图

不仅宣传视频和部分网络推文,类似的宣传内容也出现在知乎、百度贴吧、CSDN等不少网络社区、交流平台上。在他们的宣传中,国金公链不仅属于国企,还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区块链产业应用重大课题”,并在中科院顶尖院士团队及国家工信部部委指导下,“打造中国自主权、商业模式、合法合规、具有国家战略发展意义的生态级区块链公链系统”。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百度贴吧截图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CSDN博客截图

人民网记者接触了数个国金公链地方分公司,多位员工表示,国金公链“有国家控股”“是国企”“有钱”。一位内部员工告诉记者,国金公链有国资委投资,公司为员工全额缴纳五险一金,“员工工资也挺高的,公司钱是有的。”

国金公链企业官网显示,其运营主体国金公链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是由国有企业设立的专注于区块链底层技术开发、应用开发、技术服务的新型高科技公司,是中国区块链生态联盟副理事长单位和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可信区块链推进计划理事成员单位。

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显示,国金公链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02月20日,法人代表为沈杨,但股东及出资信息并未显示。同时,天眼查平台查询结果显示,国金公链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由全民上链数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100%持股。全民上链数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控股方为爱国工程研究院,而爱国工程研究院的100%控股方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官网介显示,该学会于1983年1月16日由夏衍倡导建立,是中国电影编剧唯一的社团组织,由国家广电总局社管司管理,挂靠中国电影集团并接受其指导工作。但据中国电影文学学会相关负责人向人民网表示,该学会从未间接持有区块链企业的股份。

人民网记者致电爱国工程研究院,相关人员称天眼查的股权信息正确,全民上链数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为爱国工程研究院的子公司。

另外,人民网记者还从多方了解,国金公链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的现有股东和过往股东中,均未出现国务院国资委和北京市国资委的身影。同时,在国家国资委官网上的央企名录中,也并未出现上述公司。

国务院国资委有关人士对此向人民网表示,没有听说过这家企业,该企业并不是由国资委主管。

在国金公链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的股东变动历史中,中科智汇软件有限公司曾是其股东和主运营机构。据天眼查显示,中科智汇软件有限公司由海南省五洲华安投资有限公司100%控股,而海南省五洲华安投资有限公司由自然人朱靖强和尹飞共同持股。中科智汇软件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中,出现了上述宣传视频中李科萌的名字。

天眼查显示,海南省五洲华安投资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是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国兴大道9号,这一地址在百度地图、高德地图上也是海南省人民政府所在地。

 

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

 

“我在西安,等后面区块链培训的时候,你过来,给你弄个工信部的区块链初级证书。”国金公链员工高阳(化名),一边邀请记者注册“全民数据链”,一边热情地邀约各界人士前往西安进行区块链培训。

高阳在国金公链区块链产业发展中心(西安)分中心筹备处工作。据他介绍,从事区块链项目的商业运营,必须有国家工信部颁发的“区块链证书”。通过工信部参加培训获得区块链初级证书,用户需要缴纳9800元左右的报名费。而通过他报名来西安培训,只需三四千元即可拿证,而且“是直接工信部的人来培训”,培训持续一周左右。

记者了解到,上述国金公链员工所说的“工信部初级证书”,是指区块链技术(初级)专项技术培训,完成培训和考核后,获得由工信部教育与考试中心盖章的“专项技术证书”。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图为由工信部教育与考试中心盖章的“专项技术证书”,被访者供图

在国金公链官网的介绍中,国金公链已与赛迪区块链研究院携手打造“区块链技术与公链产业应用人才培训”,参与培训的学员通过考核后将获得由工信部教育与考试中心指定的“区块链应用技术人才证书”,及由国金公链与赛迪研究院联合颁发的“区块链服务实体产业规划师结业证书。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国金公链官网截图

记者就此致电工信部教育与考试中心(下称“中心”),该中心相关工作人员称,工信部教育与考试中心是和赛迪研究院合作进行的区块链技术初级专项培训,培训结束通过考试后可以获得由中心盖章的“专项技术证书”,但这个证书只是培训类证书并非职业资格或认定证书,具体的培训内容和方式要看赛迪研究院的安排。

记者检索到一篇名为《国金公链可信认证服务侧链——国金认证链正式上线》的文章,该文被凤凰网财经频道、东方网企业频道等转载。文章称,包括《区块链技术(初级)专项技术证书》《区块链服务实体产业规划师培训结业证书(初级)》《国金公链认证高级区块链产业规划师总裁班第一期培训结业证书》《国金公链认证讲师证书》等证书在内, 国金公链的可信认证服务侧链国金认证链,已为近千份证书数据构建了“上链-存储-查验”一站式可视化认证服务体系;已部分上线产业规划师、总裁班、讲师、聘请书、授权书等国金公链体系内的链上认证查询功能以及区块链专项技术证书的链上认证查询功能;引入赛迪区块链研究院等源头认证节点参与认证,“数据来源真实可靠”。

与此同时,在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区块链企业发展研究报告暨2019中国区块链技术创新典型企业名录》中,国金公链入选2019中国区块链技术创新典型企业名录第19位。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报告截图

官网资料显示,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有限公司是经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准,由部直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整合内外资源成立的独立法人单位,于2017年9月落户在青岛市崂山区,在北京设有办事机构。

国金公链在对外宣传中,称其已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进行了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

记者查阅发现,在2019年3月3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第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中,国金公链当时的运营机构中科智汇软件系统有限公司、国金区块链科技(杭州)有限公司及一级节点运营环境授权部署机构国客区块链科技(杭州)有限公司获得备案编号。

不过,在第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公布时,国家网信办称,根据《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要求,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在其对外提供服务的互联网站、应用程序等显著位置标明其备案编号。备案仅是对主体区块链信息服务相关情况的登记,不代表对其机构、产品和服务的认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

此外,国家网信办在《关于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管理系统上线的通告》中还提到,信息由备案主体自行填报,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将备案结果用于宣传和其他用途。

除此之外,在一些网络平台的公开信息和国金公链相关推广人员的宣传中,国金公链与全国各地不少政府部门、组织机构都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合作关系,并走进部分基层政府进行演讲与交流。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图为国金公链走进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大桥镇演讲

某国金公链推广人员向记者介绍,公司还与浪潮集团、淘宝、中国广播电视联合会、天津市蓟州区人民政府、成都市锦江区等各界建立了联系或合作。

然而,高调的国金公链,真的靠谱吗?

 

传销“擦边球”?

 

“之前我们做过那么多项目,都是死在了政策风险上,国金公链我们放心大胆做就行了。”

在国金公链的微信交流群里,有推广人员说,自己的项目“以后赚钱快”“大胆推”。

同时,国金公链也在不少网络平台上推广,并称旗下已开发全民数据链、全国上链商品总库、直采链、政务链、安农链、幻影链等十几条侧链,覆盖社交、电商、供应链、政务、医疗、农业、5G等多个领域,在赋能我国实体产业创新发展的道路上已然走在前列。2020年国金公链主要围绕“人上链”“物上链”“行为上链”三大核心模块,全新升级区块链赋能实体产业理论与路径,将推动区块链赋能实体产业进入“内驱动力”时代。

据国金公链市场人员向人民网称,国金公链采取了多层级的推广方式。

以国金GMT价值生态特权链项目(以下简称:GMT)为例,该项目将每个入局者定义为“共建者”,每位入局者都有“上级”分享的二维码或者链接注册,“共建者”在实名认证同时就绑定了全民数据链的上下级关系。据其市场人员称,在推广中,该项目共分为六个阶段:

第一阶段,搭建全球购商城,吸引更多用户参与;

第二阶段,打造数据画像特权卡,共分为6个等级,随着等级的提高,可享受更优质的服务,比如一折、两折、甚至VIP服务;

第三阶段,生态加盟商的优化,在技术和策划领域加大GMT生态的布局,用区块链加优化的商业模式协助生态加盟商;

第四阶段,数据画像金融服务,根据个人或者商家的数据画像质量+行为价值分LTS(GMT的链上行为数据贡献值),获得合作金融机构的信贷服务;

第五阶段,城市节点服务中心,在全国的一二线城市驻点,服务所有的线下商家;

第六阶段,国金GMT大学园,从大一开始到大四实习,所有数据和行为都记录在区块链上,提升整个中国对区块链的认知。

同时,GMT采用“通证经济”的模式。据输入数据的质量,和被使用的频次,用户可以获得不同数量的LTS奖励。此外,在GMT内进行注册、推广、看广告、分享转发等行为,都可获得LTS,使用户将其数据价值资产进行通证化。另外,GMT项目发行30亿枚GMT通证,用于对标GMT项目100%股权,其宣称公司的每一份收益都和共建者们息息相关,参与即是股东。

而GMT的收益采取的是GMT超级加速计划的3+1模式。其中,“3”是指9元全球购商城管道收益、399元礼包管道收益和城市中心节点管道收益 ; “1”即“GMT通证超级价值模式”。会员根据自身缴纳的不同费用,会对应在体系内不同的层级、享有不同的“特权”,在推荐他人加入该项目后获得的奖励也分出不同的层次。该会员体系详解如下: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在上述3+1模式中,“3”所代表的三种受益“管道”也分出不同层级。例如推广人员介绍的9元全球购商城管道收益,用户根据自身发展新团队人数分为9个级别,人数和对应的奖励、佣金逐步上升。一级对应团队人数为100人,可获得40%积分差奖;最高的九级对应团队人数为25600人,可获得160%积分差奖。同时,当三条通道,每条达到25600人时,成为“完美团队”,可享受全球C级别分红。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399元礼包管道收益为:

自称背靠国资委、推广涉嫌传销 “央企”国金公链到底靠不靠谱?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综合来看,“共建者”等级越高,发展的团队越大,其获得的收益也就越多。例如在399元礼包管道收益推广中(见上图),用户等级根据团队人数依次分为11个级别,相对应礼包管道收益(GNB)依次提高,最低的一级礼包管道团队数量为4-9个,礼包管道收益为20元,最高的11级为50000以上,礼包管道收益为100元。假如A是B的上级,A等级为5级,礼包管道团队人数为350人,对应礼包管道收益为75元;B等级为4级,礼包管道团队人数为150人,对应礼包管道收益70元。那么,B推广一个399元礼包,B获得对应礼包管道70元收益,A获得相对应级别收益的差额5元,即75元-70元(如果A、B在同级,则B获得全部收益,A收益为0)。

“就是市场直销的思路,没有区块链一样能跑。”一名国金公链的内部员工告诉人记者,国金公链的实际业务虽然有在做区块链技术开发,但是商业逻辑和区块链联系不大。该员工称,国金公链内部有法务会对传销的法律定性有专门了解,“每个项目法务都要过”“打打法律擦边球”。而且,很多私有链业务也是下设的子公司,业务自营,利润归属。

“GMT的股权通证就相当于‘发币’,但单从区块链技术的角度来说,绝大部分区块链场景完全没必要发币。他们做的事跟区块链没有任何关系,推广中宣称的主链、侧链都是一种话术。”某高校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王忠(化名)向人民网记者表示,区块链技术初创项目通常从一个固定的点、固定的用户群体入手,起步阶段不太可能布局到让所有人都可以是用户。

王忠说,曾有国金公链的相关人士试图与他沟通,并宣称自己是开源项目,“但源代码是国家机密,不能放出来,这件事情很荒谬。对于公链而言,只有有了源代码,才能实现多方参与。”

针对国金公链部分侧链的多层级推广方式,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表示,这种模式涉嫌传销。“是不是传销,主要是看盈利模式,如果拉人头,或者虽然有产品但产品无价值或与价值虚高的,即可认定为传销。而涉嫌传销的多层级人员数量与产品所带来的金额,则与定罪量刑有关。”

该律师称,最原始的传销并无产品流通,有些传销组织为了制造收钱的名义,就相对应的设计一类产品。但是这些产品往往是价值虚高或者是虚拟的、没有市场价值的,甚至是用来美化传销的方式,并在公安等执法部门查处时作为非传销的理由“脱壳”。

国金公链的后续进展,本网将继续跟踪报道。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高阳、王忠均为化名)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4600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