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lbrchina@88.com
我们在2019年5月
把Libra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董峰:区块链仓单有望成为中国未来二十年产业互联网的开端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天秤币中国集团官网 > Libra天秤币新闻 > news > 董峰:区块链仓单有望成为中国未来二十年产业互联网的开端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1月9日,前海联合交易中心(Qianhai Mercantile Exchange, QME)携手蚂蚁金服・蚂蚁区块链共同召开区块链仓单联盟建设启动会。自此,由前海联合交易中心牵头生产、加工、贸易和终端消费企业以及仓库、物流、保险和银行等机构共同构建的“QME仓单2.0生态”科技应用项目已全面展开。

前海联合交易中心总经理董峰出席启动会并发表演讲,从四个层面分享了对行业的看法。

董峰:区块链仓单有望成为中国未来二十年产业互联网的开端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以下为董峰演讲内容,LibraChina整理:

关于QME的区块链仓单,我们之前在其他场合都做过充分的交流,所以今天我想换个角度谈谈这件事情的实质和未来的意义。

大家知道,2019年一个大的背景就是我们国家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第一次超过一万美元。中国人做事情讲究顺势而为,接下来我们无论做任何事情,首先要放在这个大的语境下面。那么未来十年、二十年,对国家而言最重要的主线和最大的命题是什么?是中国的制造业要能够突破全球份额占比35%到40%这个临界点,同时中国作为一个十四亿人口的经济体,能够整体迈过工业化发达国家的门槛,这个门槛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衡量大概在三万美元左右。

大家想一想这件事情的意义在哪里,从工业革命到现在,把所有工业化发达国家的人口加起来,包括美国、西欧、日本,基本上就是十亿人口的量级。如果中国作为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国家通过制造业升级整体加入到这个俱乐部,其意义和影响无论如何评价都不过分。

那么在这个历史进程中,我们能够为这件事情做什么工作、解决哪些问题?我觉得可能有两个主要的瓶颈:

第一个是高科技。关于这点,最近华为的事情大家都清楚。至少未来十年,以芯片、新能源汽车和大飞机为代表的科技树或者高端制造业,是中国必然要爬上去并且站住脚的,这个相信我们都看得到。

另一个大的瓶颈,我认为是商品。首先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宗原材料。从保障中国未来制造业长远发展的角度,以及辐射一带一路做产能输出,我们要确保上游原材料和能源资源的的持续、可靠、稳定供应,包括争夺商品定价权来支撑人民币国际化。除了狭义的大宗商品,广义的商品也涵盖从生产到流通整个的经济体系如何高质量发展和高效地运转。

高科技和商品,很可能是中国要实现未来二十年战略目标必须要打赢的硬仗。而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商品这块一直存在非常大的短板。

第一点,对很多传统行业而言,一直缺少能够反映实体供求基本面的价格基准,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没有抓手,不能用市场化的价格机制去调节上下游的真实产能,并且有效地去做资源配置。

第二点,因为缺少标准化的资产体系,大量基于实体经济活动和真实贸易背景的底层现货资产在银行金融机构看来属于场外非标,不能作为合格的抵押品,间接地造成大量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

第三点,在资本项渐进开放的大背景下,商品市场在基础设施、制度规则、贸易流通上尚未实现完全的互联互通,争夺全球大宗商品定价权以及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果我们能够在这三个方面,也就是围绕供给侧、融资难、定价权三个痛点解决些实际的问题,我认为这是未来十年、二十年我们能够做的非常有意义的工作,相信这也符合国家的政策导向,这是我想说的第一层意思。

既然看到当前中国的商品市场存在问题和短板,那么要带来真正的行业变革,就一定要有新生的力量和新鲜的血液注入到现在的这个市场格局里。

中国商品市场之前的玩家主要都是谁呢?

从市场参与者的角度,有生产企业、加工企业、流通企业,很重要的是贸易商,还有终端的消费主体,这些构成了传统的产业圈。金融这边受分业监管的影响,市场参与者一头是银行,另一头主要是期货行业,包括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这些就构成了我们国家商品市场现在最基本的格局。

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刚才提到的这三个问题,我认为这些传统的参与者可能还不够,或者说还不足以撬动整个行业的变革。当前的格局下商品市场需要新鲜的血液,需要新生的力量。

今天我们在QME,这可能是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商品现货交易所。

在我们进入这个市场以前,严格来说在中国是没有这个业态的,监管上也没有准确的分类。商品领域大家一提交易所就是期货交易所,要么就是几百家更偏近于类期货或者产业电商的所谓“地方性现货交易平台”,对交易所核心功能的理解传统上也仅限于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

自2018年10月开业以来,QME可以说是第一家真正面向企业和法人客户,同时以实物交割为导向,这样一个全国性的、有公信力的、独立第三方的商品现货交易所。

而今天QME跟蚂蚁金服一起启动区块链仓单联盟的建设,又补上了另一个非常重要的维度。

过去在商品领域,科技对产业和金融的渗透度是非常低的,也就是说产业、金融、科技这三个板块相互之间很大程度上是脱节的。所以今天QME作为商品现货交易所和蚂蚁作为科技公司的代表,与众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启动区块链仓单联盟的建设,这个意义应该说远远超出这件事情本身。

以前商品的圈子里都是传统玩家,今天进来了两个新人,一个是现货交易所,一个是科技公司,代表着有两个新的类型的参与者真正进入到商品市场。希望过上五年、十年回头来看,今天会是这个行业一个全新的、深刻的变革时代的开始。

这是我想说的第二层,我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待今天的这件事情。

接下来我要说的,今天启动这件事情,绝不能为做而做,一定要有商业逻辑,要能真正做到商业可持续。也就是说,必须能够形成有效的盈利模式,能够通过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滚动地往前走。并不是说我们把大家拉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启动,然后各自做一些投入形成样板,然后就结束了,这不是做这件事情的目的。

我们希望QME和蚂蚁以及众多伙伴合作的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能够成为完整的商业闭环,并且由各方共赢来有效驱动。这样的模式才是可复制的,才真正有价值、有生命力。

董峰:区块链仓单有望成为中国未来二十年产业互联网的开端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1月9日,前海联合交易中心与蚂蚁金服共同召开区块链仓单联盟建设启动会)

这也回答了为什么我们选择区块链仓单作为切入。我认为要做一件商业的事情,首先要想清楚利润来自于哪里,要么是拆掉旧的东西,要么是创造新的东西。我个人的理解,区块链仓单的实质其实就是要作为中间层的资产权益的载体,去有效打通金融和实体、资金和资产。

这件事情跟传统期货圈的人的认知可能不太一样。传统上大家更关注的是即时的价格发现和价格博弈。而从资产的角度,一定要考虑时间的价值,是要做积分的。

我们为什么选择做这个事情,是因为我们看到这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结构性机会,它来源于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那就是金融和实体的脱节。

一方面,金融体系里资金流动性充裕,同业的钱很多、很便宜,但是市场上好的资产稀缺,大量的流动性在空转,我们称之为金融机构资产荒。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的是实体企业融资难。大量的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在银行现有基于主体信用的信贷体系下拿不到融资,得不到有效的资源配置。

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这件事情,就是要找到切入点去解决这个问题。关于此点我一直在用一个词来描述,中国经济的堰塞湖。大量的实体企业在实际承担非常高企的年化融资成本,而我们的金融体系却在高杠杆下有充裕甚至是过剩的流动性,这中间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结构性的利差。

从好的方面讲,如果能有效地导通金融和实体,那么打破和缩窄这个利差的过程本身就能够持续地产生稳定的价值,这也就是我们今天做这件事情的商业逻辑。我们选择区块链仓单作为切入点,其实就是为了找到商业可持续的路径到底在哪里,关于这一点我是非常有信心的。

当然这件事情不容易。堰塞湖之所以形成和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有各种各样历史性的、结构性的和现实的原因,需要我们去直面,并且要做大量开山凿路的工作。

但刚才也说了,只要能把这个路开出来,哪怕只是堰塞湖打开个口子,发电机的轮子自然就转起来了。因为势能就在那里,根本不需要担心通了之后还要找的什么样的力量去驱动。这件事情我不能说感谢,但至少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中国经济现在的这个堰塞湖。如果能够打开,它潜在能够释放的,是基于中国实体经济和产业基础的几十万亿级的存量底层资产背后的利差。

从商业的角度,由区块链仓单切入,我们能看到一个巨大的结构性机会,这是我想说的第三层意思。

最后要说的和趋势有关。今天我们在QME见证这件事情的开端,从做事业的角度,除了确信它是国家希望看到的、市场需要的、以及具备商业的逻辑之外,我们每个人也都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参与到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中去。

过去二十年,我一直说是中国消费互联网波澜壮阔的二十年,诞生了一批像阿里、腾讯这样伟大的企业。二十年前,我们完全无法想象阿里、腾讯这样的企业,能够达到今天的市值,创造和聚集如此多的财富。这些商业的价值一定是来自于某个地方,要么是打破了旧的东西,要么是创造了新的东西。

回头来看,为什么过去二十年是消费互联网?这个跟我们的人口红利有关,跟我们的基础设施红利有关,跟过去二十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购买力增长和消费红利有关,同时也跟互联网和移动端带来的科技红利有关,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催生了一批世界级的企业。

站在今天这个时点,我们发现这些驱动因素要么到了拐点,要么已经接近做到极致。再往前看未来二十年,大家开始谈论未来的方向可能是产业互联网。但产业互联网到底是什么?内在逻辑在哪里?需要有具体的线索,或者说落地的切入点。

所以第四层的意思,就是今天我们做的这件事情,有可能成为中国未来二十年产业互联网的开端,或者说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

这件事情如果要做,一定是不容易的,要有君为其易、我为其难的准备,同时也要对未来有积极乐观的心态。

我本人的经历是从银行出来,做过企业,现在到了交易所,甲方、乙方、丙方都干过,对这件事情体会尤其深。

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需要寻找新的动能。这个动能到底在哪里?很多人是悲观的,觉得2020年是整个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再往后看可能中国经济就是L型再也上不来了。

仅从增速衡量也许有道理,但如果从整个经济运行提质增效的角度看,我们有大量的传统产业通过科技驱动,通过金融与产业的打通,通过物流供应链的重组,能够带来一个非常大的效能提升。而且我们有十四亿人口体量的统一市场,再加上对外辐射一带一路,这种发展的广度梯度和纵深的腾挪空间是别的经济体没有的,在人类工业化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过。

所以,我个人对未来二十年是积极和乐观的。我相信中国经济的新动能,将来一定来自于整个产业体系的转型升级。回到产业互联网,我们要做的事情就非常清楚了,其实就是四个字:躬身入局。只要参与其中,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这次我们是和蚂蚁合作做这件事情,想起二十年前,马云老师带着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同样也是相似的起点,他选择坚信自己看到的未来。

创业维艰。我经常向同事和朋友们推荐阿里当时的纪录片,每次看都非常感动。今天我们可能是同样站在又一个二十年的起点,去迎接一个新的产业互联网的周期。这是全新的征程,也是全新的探索。

未来到底能不能达到我们设定的目标,要靠自己做出来。像区块链仓单,我们2017年就开始提出这个想法,但中间也是经历了很多波折,才终于走到今天。不管未来怎么样,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今天这批人应该是现在看这件事情看得比较清楚,也是最早开始付诸行动和躬身入局的。只要能够动起来,就有无限的可能性,我们应该是最接近这个未来的一批人。

今天,我们和蚂蚁、和众多的合作伙伴一起,共同启动区块链仓单联盟的建设。最后我想用一句话来表达我的期待: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期无负平生。

谢谢大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