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lbrchina@88.com
我们在2019年5月
把Libra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白士泮:建议发行加密数字货币“带路币”,完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跨境支付系统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天秤币中国集团官网 > Libra天秤币新闻 > news > 白士泮:建议发行加密数字货币“带路币”,完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跨境支付系统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作者:白士泮,马荣宝

编者注:原标题为《展望“一带一路”的中新金融合作》

 

新加坡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支点国家,中新双向投资在“一带一路”合作发挥着引领作用。2018年,新加坡对华投资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华投资总额的80%以上,中国对新加坡投资占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总额的22.7%。2017年新加坡也成为仅次于香港的世界第二大人民币离岸金融,中新开展“一带一路”双边金融合作及资金融通已形成了较为成熟的政策、市场基础。

随着中国与东盟经贸关系的进一步密切,新加坡在中国同东盟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贸易协定、自贸区设立、10+3机制等经贸合作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直接或间接促成中国与其他东盟国家之间的贸易结算、跨境投资、货币互换、市场监管等若干方面的金融合作。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新加坡将依托全球贸易、金融、航运中心地位以及致力于区域一体化、经济全球化中形成的良性合作机制,在资本市场、金融衍生产品、风险投资、兼并收购、资产证券化等方面为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资金融通,特别是在中国与其他东盟国、欧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金融创新合作中发挥重要的媒介、支点、窗口和枢纽功能,不断做大共建、共享的多边经贸往来蛋糕。

 

第一、互联互通金融市场,开展跨境融资合作

新加坡是国际金融市场体系的重要交汇点,与国际金融市场、发展中国家市场之间有着广泛的联系和交集。相反,国内与沿线国家金融市场之间相对封闭,互联互通性不足,不利于构建广泛、深入的双边金融合作关系。随着“一带一路”产能合作的深入发展,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区域、节点城市的投资经营活动趋于活跃,跨境融资需求将大幅增长,中新之间可开展金融体系的互联互通合作,发挥新加坡国际证券市场、离岸银行体系的优势,为中国企业开展境外项目融资提供多元化币种的跨境贷款、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等服务,同时以新加坡为资本枢纽开展国际多边融资合作,引导全球更多金融资源支持“一带一路”建设。

 

第二、推动财富与风险管理,支持基建项目融资

“一带一路”的建设有赖于大规模、长周期的融资支持,其中来源广泛的国际私人资本是沿线国家和地区开发建设资本的重要补充。近年来,新加坡不仅积极致力于全球资产与财富管理中心的打造,推动东盟资本市场、“东盟+3”债券市场服务于沿线项目建设,也十分重视发挥自身在发展规划与项目执行、城市发展经验、建筑与商业服务等方面的优势,譬如由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领导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办公室”, 旨在促进企业和金融机构参与亚洲基础设施建设与融资,并根据亚洲不同国家市场需求,提供适合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方案。新加坡也正在形成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与风险管理机制,可以为中国企业在亚洲地区的基建项目融资、风险识别与管理解决方案,推介与提供有力的帮助和支持。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的加快,将为拥有雄厚资金实力的新加坡离岸资产管理、私人银行和保险市场及机构提供了更多投资机遇,双方大力开展私募股权投资、风险投资、养老基金等方面的合作无疑将为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建设注入数量客观的金融活水,弥补大规模设施建设存在的资金缺口,新加坡在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技术、风险管理经验以及与国际多边开发机构的关系也将为相关项目建设提供有力的支撑。

 

第三、扩大离岸金融合作,加快人民币国际化

离岸金融市场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支持“一带一路”贸易畅通、资金融通的关键一环。作为全球主要的离岸金融中心,新加坡人民币离岸金融市场在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不断增长的经贸往来中获得了快速发展,已成为世界第二大人民币离岸清算中心。随着双方进一步相互开放金融市场,新加坡可为东盟国家及其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更多人民币离岸金融服务,如以人民币为媒介的借贷或投资、贸易结算、外汇黄金买卖、保险服务及证券交易等金融业务,有效扩大离岸市场中人民币“体外循环”的比例;运用新加坡金融市场的境外人民币扩大对国内的直接投资、购买国内证券产品,拓宽人民币回流通道;依托亚太交易所平台开展境外人民币商品与金融期货品种开发合作,扩大人民币在商品定价、金融交易、国际贸易、清算与结算中的应用范围,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增强沿线国家与地区之间的货币流通,降低区域内的金融风险与交易成本,促进沿线国家、地区经济的全方位深度合作。

 

第四、扩大合作的地域空间,推动区域协调发展

中国内陆纵深广阔、区际化发展差异较大,“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重点城市群建设、边贸发展为地方政府与新加坡开展金融合作提供了广泛而多样的机遇。苏州产业园区、天津生态城和重庆互联互通等项目已成为中新金融合作的代表,“一带一路”沿线的四川、云南、广西、陕西、贵州、湖北、湖南等中西部省市也同样可成为中新金融合作的重要空间载体,作为东盟国家融入“一带一路”发展的重要公共平台,可进一步发挥新加坡在财富管理、离岸外汇、证券期货等方面的优势,围绕跨境贷款、境外债券发行、海外上市与并购等方面扩大新加坡对国内重点地区和城市的投资及金融服务,为打造一系列繁荣、绿色、和平、创新之路的桥头堡、重要节点城市提供有力的金融支持。

 

第五、建立第三方仲裁机制,促进合作意愿与互信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不但经济、政治、文化程度不同,而且民族、宗教、社会形态迥异。中国和这些国家合作发展“一带一路”项目,难免有时会发生纠纷或矛盾,需要建立良好的法律秩序,以平等、公正、独立、高度透明的方式解决“一带一路”国际争端与纠纷,进而促进合作方的合作意愿与互信,实现共赢发展战略,同时维护中外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近年来,新加坡致力于成为国际重要的第三方经贸、投资仲裁平台,2019年8月由67个国家和地区签署的《新家坡调解公约》进一步增强其在国际仲裁中的既有优势,将在扩大与深化国际多边经贸合作发挥重要的作用。“一带一路”项目合作方若发生争端或纠纷,可以考虑在新加坡进行仲裁解决争端。

 

第六、深化跨境金融监管合作,善用金融科技造福沿线国家

面向未来的“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新经贸发展,深化两国在金融领域已有的监管合作,进一步完善风险应对和风险处置机制。推动中央监管机构、地区政府与新加坡监管当局之间的合作,构建覆盖全面、相互协作的区域性金融风险预警系统,形成多层级、多区域的跨境风险和危机处置的交流合作机制。另一方面,加快新型金融业态的监管合作,构建规制合理、风险管控到位、富有市场弹性的跨境监管措施,有效发挥新型金融业态包括科技金融与数字金融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随着金融科技的迅速发展与数字经济的崛起,新加坡近年来非常积极倡导与建设东盟智慧城市网络,並逐步促进东盟与其他国家跨境数据连通性与数码经济一体化。中新金融合作可以考虑把数字金融服务融入並支持“一带一路”项目的建设与运营,比如发行加密数字货币“带路币”以完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跨境支付系统,並在这个基础上,拓宽和加深数字金融服务的使用范围,向东盟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里资金不足的人们提供普惠金融服务;再如,应用区块链技术设计具有信息透明性、分布式多方治理的项目运作系统,增加“一带一路”项目参与国对项目的信任与投入。

 

结语

作为世界先进的国际金融中心以及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新加坡在“一带一路”的资金融通中将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为沿线各国、地区之间的经贸活动提供专业化、国际化的融资支持、清算结算、风险管理服务。其中,中国企业“走出去”、国内资本市场扩大开放和新加坡企业扩大对华投资等将是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开展双边金融合作的重要领域。

展望未来,随着两国政治互信加深、经贸往来扩大、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扩大开放和“一带一路”各类发展机遇的涌现,中新两国在金融市场互联互通、人民币国际化、区域协调发展、金融监管、数字金融等方面的金融合作将不断深化发展,呈现出各类合作相互交织、相互支撑,相互增进的全新局面。

 

关于作者:

白士泮: 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教授,李白金融学院院长,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学院院长

马荣宝:中金资本运营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