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lbrchina@88.com
我们在2019年5月
把Libra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LibraChina专栏 | America First?美联储鹰鸽两派对CBDC的态度辨析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天秤币中国集团官网 > Libra天秤币新闻 > news > LibraChina专栏 | America First?美联储鹰鸽两派对CBDC的态度辨析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鹰派与鸽派,是一个政治名词,用来形容对待重大政治、经济、外交或军事等问题,是采取强硬、猛烈还是温和、保守的手段来处理的人士或团体,也用来指对上述问题持有的态度。

美国联邦储备体系(美联储)是由12家联储行和核心管理机构联储委员会组成,根据对货币政策实施目标的着眼点不同,联储委成员和各位行长的观点也可分为鹰派和鸽派两类,主张控制通胀、倾向于快速加息的概称“鹰派”,主张刺激就业、倾向于货币宽松或渐进式加息的被视为“鸽派”。

对于联储是否必要发行CBDC的问题,据目前所见,联储委理事及联储银行行长对数字货币发表过观点的,有现任联储委主席鲍威尔,副主席夸尔斯,纽约联储行长杜德利,费城联储行长哈克,以及联储委理事布雷纳德。在这些人中,只有布雷纳德是比较彻底的鸽派,其他联储高层官员或是比较强硬的鹰派,或者左右摇摆。和两派对于央行其他事务的观点演进相似,随着形势的变化,无论哪一派对于CBDC的看法都有调整变化,但对于开展研发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的认识存在差异。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一、鹰派观点:美国CBDC不会短期内发行,也不必抢先发行

 

2017年4月,费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帕特里克·哈克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以金融科技为主题演讲时表示,美联储不会在短时间内发行数字货币。

尽管有些政府正在探索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的可能性,但就像我的同事鲍威尔董事最近指出的那样,还存在一些障碍,包括技术挑战,前所未有的网络攻击风险,洗钱和个人隐私威胁等犯罪活动。”

即使到了2019年10月,在圣路易斯的一次会议上,哈克依然认为:“虽然美联储未来发行数字货币不可避免,但美国不应该成为第一个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因为这项技术目前还不是非常成熟,而且美元依然是世界储备货币。”

 

二、中间派观点:应该开展央行数字货币研究,但发行要谨慎从事

 

现任储委负责监管事务的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也是FSB(联储金融监管委员会)主席,属于中间派。2017年11月在华盛顿会议上,他坦承,发行CBDC有可能带来网络攻击、洗钱、金融脱媒等问题,应当谨慎从事。

“我尤其担心的是,一种由央行发行、在全球范围内广泛持有的数字货币,可能成为严重网络攻击的目标,并可能被广泛用于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一种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的前景,甚至可能破坏私人部门加强向客户提供支付服务的计划,从而极大地扰乱现有的金融网络,从而可能造成不稳定。”(路透社,2017)

他表示继续开展对数字货币问题的研究十分有必要,但是近期还是以提高现行银行支付体系为重点。

 

三、温和鸽派观点:密切关注,开展以研究为主的技术实验

 

以联储主席鲍威尔、纽约联储行长杜德利为代表,一方面坚持认为发行CBDC对美国没有实质性好处,另一方面表示应当对CBDC发行可能带来的各种问题进行比较全面、深入的探讨。

2017年3月,时任联储理事会成员的鲍威尔,在耶鲁法学院发表了一篇题为《创新、技术和支付系统》的演讲,谈到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存在一些“重要的政策问题”需要考虑,譬如网络攻击、网络伪造和盗窃等技术挑战,用户数据采集和保管带来的隐私与风险之间的平衡把握,以及支付系统等政策问题。他强调私营部门的创新完全能够代替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效果,如果“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会与这些富有创新的私营部门产品竞争,从长期看会抑制创新。”

2019年脸书抛出天秤币白皮书后,身为联储决策圈灵魂人物的鲍威尔在瑞士苏黎世大学的一次演讲谈到央行数字货币时,透露美联储正在密切关注数字货币,“我们正在谨慎地跟进这些事情,但不认为央行的数字货币会在短期内产生影响。“

两个月后,美国国会议员比尔·福斯特和弗兰奇·希尔函询联储,是否有开发美元数字货币的打算,对其他国家要求法定数字货币的应对措施等问题,要求“美联储就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发展前景“表明态度。鲍威尔的答复是:美联储目前没有开发美元央行数字货币,原因一是没有迫切的发行需要,即动机不足,不像一些国家存在“现金使用量明显下降”“银行服务覆盖范围狭窄或高度集中”“支付基础设施不发达”等问题,因此只是在进行“小规模的、以研究为导向的技术实验”;二是在发行前要先解决法律、监管和政策等问题。总之,“还没有发现通用型数字货币在执行货币政策方面具有更多的实际好处”可以取代现行的央行系统。

与此同时,美国国财长姆努钦在众议院听证会的表态与鲍威尔遥相呼应:

“鲍威尔主席和我已经讨论了这一点——我们都同意在不久将来,即在未来五年中,美联储无需发行数字货币。”

 

四、完全的鸽派:发行CBDC会带来一些问题,但美联储必须保持领先地位

 

2020年伊始,各国央行的CBDC研发就拉开大幕,达沃斯论坛期间,BIS联袂6家央行成立CBDC研发小组,发布CBDC决策者工具包,BIS公布第二次全球央行研发CBDC工作进展调查。相距不过10来天,CBDC研发小组即公布今年研发计划:4月中旬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第一次会议,讨论如何创建用于跨境支付的数字货币标准以及安全措施。6月发布中期报告,秋季发布终期报告。这种形势下,美国如果还想保持主权货币盟主的地位,却缺席国际CBDC研发,未免太不合时宜了。

最近,联储有名的鸽派、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具有永久投票权的成员莱尔·布雷纳德在斯坦福商学院做了一个演讲,其中有关加密货币、稳定币等内容和她去年底在法兰克福的演讲差不多,不同的是,作为联储有影响力的决策圈人物,她第一次旗帜鲜明地表示联储要做CBDC研发的领头人,并且从支付结算、金融稳定、货币政策、金融监管、法律建设等方面系统地分析了创建CBDC所需要做好的准备工作。

这是美联储高层官员第一次对CDBC研发问题作出正向的明确表态

“鉴于美元的重要作用,我们有必要保持CBDC研究和政策制定的领先地位。与其它央行一样,我们正在进行分布式账户技术及其数字货币案例、包括发行CBDC可能性的研究和试验。我们正在与其他央行合作,增进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理解。”

在发行动机方面,她的想法和鲍威尔一致,即美国不存在其他经济体存在的现金使用量迅速下降、金融机构薄弱、支付系统不发达等。但是一些国家支付体系有可能采用稳定币,启动CBDC研发的央行数量越来越多,尤其是中国推进数字货币的步伐在不断提速,这些都对美元称霸全球的地位形成了重大挑战,虽然一时还不足以撼动它的独尊地位,但必须提上议事日程,要成为CBDC研发的领导者、规则制定者,而不再是简单的表态。

布雷纳德所说“我们正在与其他央行合作,增进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理解”,笔者分析应当是指与7行CBDC研发小组合作。4月中旬小组初次报告会议,选址华盛顿,用意明显,就是拉美国入伙。最近日本外交副相Norihiro Nakayama表示,高度关注中国DC/EP对全球储备货币体系和货币领导权带来的影响,希望美联储与7行小组合作一共研发CBDC应对中国DC/EP的影响(彭博社,2020)。

综上分析,联储高层各位官员,从鹰派、中间派到温和鸽派、完全鸽派,对研发CBDC的认识存在一定的差异,不完全是时间、环境影响所致,和每位官员、尤其是拥有决策投票权的人物派性归属有一定相关性。不过,联储理事由总统任命,政府的经济政策对于联储的决策走向是有影响的。联储鸽派和鹰派的分野也不是铁板一块,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也会进行相应调整。某位官员对CBDC的表态,虽然能给人以预期的空间,但并不具有实质性意义。真正有价值的是靴子落下的决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