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lbrchina@88.com
我们在2019年5月
把Libra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以门头沟为例:FCoin的投资人有未来吗?|门头沟_LibraChina_LibraChina

天秤币中国集团官网 > Libra天秤币新闻 > 以门头沟为例:FCoin的投资人有未来吗?|门头沟_LibraChina_LibraChina

  来源:碳链价值   作者:白夜   编辑:黑土

  FCoin不仅给给加密货币行业敲响了警钟,同样整个互联网行业也应该有所警觉,有些互联网创业者采取的竞争方式就是不断融资补贴用户,通过‘烧钱’占据市场领先位置,但最终钱‘烧光’之后,不得不黯然离场,比如‘小黄车’OfO。

  ‘通往地狱的路由善意铺成’吗?不,通往地狱的路由贪婪铺成。

  时至今日,张健终于承认FCoin问题不是系统问题、不是黑客问题、也不是内部问题,而是资金储备无法兑付用户提现的问题。

  实际上,早在FCoin创立之初,巨大交易量已让所有交易所眼红,充满争议的‘交易即挖矿’模式更是传遍各个社区。其实当时就有人指出FCoin业务模式就是‘变相ICO’、‘庞氏骗局’和‘资金盘’,但在巨大利益面前,项目方和投资人都被贪婪蒙蔽了双眼。

  首先,让我们再回顾一下Fcoin的挖矿规则。Fcoin发行总计100亿FT代币,其中49%属于私募,51%属于平台交易者,交易挖矿解锁51%代币同时将按照相同比例解锁剩下49%代币。Fcoin通过交易双方记录将手续费100%换算成FT并在次日返还给用户,继而完成一次挖矿,FCoin每天会将平台收入80%按持FT币量/FT流通量比例分配给用户。如果仔细分析这个模式,你会发现FCoin其实就是想要吸引更多用户入场促进交易活跃度,并以此缓解获利抛盘,只要新用户数量越多老用户收益就越高——而这,不就是一个类似新入场者补贴后入场者的‘旁氏’模式吗?

  投资人总是对金钱充满渴望,当这种渴望演变成贪婪的时候,就会驱使投资人加入疯狂逐利人群,并最终付出代价。

  正如张健自己所说,FCoin在2018年上线时由于交易挖矿火爆导致迅速崛起,以至于其个人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获得巨额收入(账面累计高达1.5-2亿美金)。对于任何初创团队,这都是梦幻般开局,甚至是大部分创业者一生无法企及的高度,FCoin 老用户当时一天分红甚至能达到6000BTC。

  在这样的利益驱使下,大量投资人涌入FCoin也就不足为奇了。

  2018年8月,FCoin 实施‘社区推荐者’计划,鼓励大家站出来共建社区,之后又允许FT持有人拥有投票权开始社区共治;2019年5月,FCoin社区推出合伙人制度,合伙人可以制定平台发展战略平台决策权交给交易者;7月,FCoin上线创新板上币规则直接造成以太坊拥堵。所有这些操作都是为了一件事:吸引新用户入场。

  但问题是,FCoin模式中只要有人不断离场、或是新入场者数量少于离场者数量,就会引发交易活跃度遇冷并导致币价剧烈波动,这情况在FT无上限地释放和后期不断被抛售变得尤为明显。

  张健在《FCoin真相》中坦诚:最终一切的一切都集中在了两个字‘币价’。

  事实上,此前就有人看出散户分红取决于 FT 释放速度、FT 价格等多个难以强假设的变量:如果FT 价格相对稳定,且收到所有分红再以FT形式投入回去,那么复利计算的回本周期大概为35天;如果FT价格持续上涨,这个周期会大大缩短;相反地,如果FT价格下跌,高位进入散户要承担由于价格暴跌导致的回本周期大大拉长的风险。

  上周一(2月10日),FCoin突然发布公告紧急停机维护,然而停服恢复时间一直拖延,投资人也发现交易所官方团队无法取得联系。虽然张健之后提出邮件提币方案,但几乎没有用户能够顺利完成提币。

  2月17日,FCoin又发布公告对提现流程略做变更,其中提到‘收到验证码,并不意味着能够成功提现’,只有收到用户提现确认开始进行邮箱+资产的校验之后才能开始进行邮箱+资产校验。虽然FCoin在公告中称这么做是为了保障提现流程安全,但明眼人似乎已经看出张健使了一招‘拖字诀’,把提现流程弄的越复杂,投资人就越不容易拿回资金。

  张健的一系列做法显然激怒了投资人,虽然目前还无法统计散户因为FCoin暴雷亏损的资金总额有多少,但据说损失过万的大有人在。就在《FCoin真相》发布之后不久,社群传出律师解读张建此举是将刑事案件转变为了民事案件,如果他跑路就能按照诈骗罪立案,但由于现在承认了所有债务,反而无法对其立案,而且也不知道他还不还、或是什么时候还。

  然而从2019年开始,FCoin就启动了社区化运作,这意味着 FCoin目前是以社区和团队形式存在,并不存在公司实体,因此很难确定谁对资金损失有责任,也无法明确谁来承担债务——虽然张健在公告中表明自己要承担投资人债务。

  不仅如此,加密货币行业里的索赔通常非常困难。以‘头门沟’(Mt.Gox)为例,其破产托管人小林信明(Nobuaki Kobayashi)就多次推迟赔付计划诉讼程序,对于那些在Mt.Gox交易所被黑客攻击中遭受损失的人——也就是现在的债权人来说,拿到索赔款项可能还要等待很长时间。(碳链价值注:所谓债权人,就是指那些在加密货币交易所破产之后,最终会从剩余资产中获得偿还补偿的人。)

  虽然FCoin和‘门头沟’两件事不尽相同,但对于投资人而言,在一个‘民事案件’中想要获得索赔难度通常较大。

  按照张健说法,他已经决定‘切换赛道重新开始’,并打算用新项目盈利来补偿投资人损失,一旦新项目走上正轨将开始长期阶段的邮件提现处理,但‘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 1-3 年’。

  然而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早期投资方,还是投资大户和社群都联系不上张健本人,更不知道他到底换到了哪条‘赛道’上。而且,FCoin的投资方中不乏丹华资本、共识实验室、FFund、起源资本、Zipper 基金会、时戳资本、节点资本、比升资本、歌者资本、八维资本等加密行业里的知名投资机构,至于这些机构投资者是否也遭受了巨额亏损,目前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机构持有大部分FT代币都被锁仓且限制提现,因此亏损几乎是肯定的。

  张健自诩是通证经济信仰者,甚至说:‘通证经济是我的初心,一夜暴富却不是,所以我愿意用我的一夜暴富去换取通证经济的初心。’但是通证经济的最大价值是激励了早期网络效应,发行方必须在中后期用真正的产品或服务实力稳定市场位置,否则通证价值归零。

  FCoin不仅给给加密货币行业敲响了警钟,同样整个互联网行业也应该有所警觉,有些互联网创业者采取的竞争方式就是不断融资补贴用户,通过‘烧钱’占据市场领先位置,但最终钱‘烧光’之后,不得不黯然离场,比如‘小黄车’OfO。

  至少从目前来看,整个加密货币行业都该好好审视平台币、交易所、以及通证项目发起方的监管安全问题,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唐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