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lbrchina@88.com
我们在2019年5月
把Libra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V神”揭发币圈交易黑幕 数字交易所面临信任危机|信任危机_LibraChina_LibraChina

天秤币中国集团官网 > Libra天秤币新闻 > “V神”揭发币圈交易黑幕 数字交易所面临信任危机|信任危机_LibraChina_LibraChina

  原标题:“V神”揭发币圈交易黑幕,数字资产交易所面临信任危机 

"V神"揭发币圈交易黑幕 数字交易所面临信任危机|信任危机_LibraChina_LibraChina

  华夏时报记者 胡金华

  围绕着虚拟数字货币交易的操纵质疑自交易所诞生起就没有停歇过,而素有“V神”之称的区块链领袖俄裔加拿大人Vitalik Buterin(下称“V神”)在3月3日发布的一条社交信息,再次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信任危机推上风口浪尖。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在北京时间3月3日,V神在推特转发了一条指控视频并表示,大型数字资产交易所使用用户储蓄基金进行投票,控制Steem公链的投票共识,并称交易所被项目方贿赂。

  该推特一经发布,立刻引发了全球范围数字货币交易者的极大关注,而V神的指控也直接将矛头指向了以币安、火币以及Poloniex等为代表的大型交易所。与此同时,V神还揭发了币圈波场创始人孙宇晨以行贿交易所的方式,用极低的价格收购了一个名为STEEMIT的区块链项目,并且获得了在交易所平台上的该项目代币。

  交易所操纵投票始末

  “尽管数字货币交易从未被我国金融监管部门认可,但是全球范围内的数字货币交易大佬中却从未缺乏中国人的身影,而中国散户投资人参与数字货币交易更是不可计量,由此产生的诸多操纵黑幕利益纷争更是数不胜数,V神在3日揭发的就是一个典型案例。”3月4日,上海一位资深数字货币研究人士王航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

  本报记者也从相关渠道获悉,3月2日,币安、火币以及Poloniex三大交易所对一个名为Steem区块链公链项目进行投票,与此同时这三大交易所的账户被Steemit社区所监控,通过该社区的监控显示汇集超过4200万个该项目的投票权重,其中币安有3170万个,火币有800万个,Poloniex有220万个,通过大规模票量操控,让孙宇晨利益相关方占据了公链出块负责人名单前20的位置。

  Steemit社区监控显示,被选出的前20位区块负责人投票支持者数量异常,获得大量投票,但投票人仅为个位数。另外根据Steem白皮书显示,决策需要21位见证人负责创建签核交易区块。此后,孙宇晨承认了操纵行为,并以受到黑客攻击合理化动机,此次事件中心的区块链应用Steemit也受到冲击,在事发24小时内,平台网站工程师、运营负责人等多人在社区公开表示辞职。

  而根据相关资料显示,Steemit公链是被称为区块链版的Instagram,是币圈知名生活方式分享社区。今年2月14日,Steemit创始人宣布,Steam Inc公司被孙宇晨收购,但是为了抵制项目被波场控制,在同日Steem社区部署了一次软分叉,从公链“分家”并设置新的规则,让孙宇晨方面持有的大量代币投票权失效。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次孙宇晨的收购项目过程中,上述三大交易所扮演了关键角色,即通过所持大量票仓单方面阻碍Steemit社区实施软分叉行为,但是让三大交易以及孙宇晨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黑幕操作被Steemit社区监控到,同时Steemit社区还指认三大数字货币交易所竟然是利用储户的资金进行大规模的投票。这导致V神都看不下去,在推特上转发了监控视频,并且认为这是极大的欺诈乃至犯罪行为。

  孙宇晨与交易所“狼狈为奸”?

  “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其实很清楚,也就是说此前孙宇晨要收购Steemit这个项目,同时还要获得该项目的代币控股权,但是孙宇晨单方面无法操纵这次交易,因此他联合了币安、火币以及Poloniex通过大规模投票方式让该笔交易通过,以此获得暴利,但是却以失败而告终。”对此,上海一位资深数字货币投资人夏雨明(化名)对本报记者表示。

  那么,假如孙宇晨能够顺利收购这个区块链项目,他能够获得多少收益呢?记者查阅公开信息了解到,Steem代币流通量为3.3亿个,虚假投票事件涉及的代币占总量的13%。也就是说,一旦孙宇晨和相关利益方能够获得Steemit公链项目控股权,那么接下来这几方不仅能够操纵该项目的代币价格,还有可能通过“增发”的方式空手套白狼,其攫取的利益简直无法想象。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涉事的交易所平台,在3月3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也在推特发布信息“回复”称,不了解事件原委,表示币安或撤回投票,随后否认收取贿赂,但并未直接回应使用用户资产的质疑。

  而另一个涉事平台火币至今尚未对此事件作出公开回应。

  “币安的官方回应显得太含糊其辞。挪用储户资金进行收购项目投票,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幸好在圈内有很多黑客高手,项目方和交易所也不能为所欲为。不过,由于数字货币交易本身就不受监管保护,所以在整个数字货币交易链上,散户都是最弱势的群体。”夏雨明向本报记者指出。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币安交易所成立于2017年7月,在2018年3月遭到日本金融厅警告,后称将总部从日本迁至马耳他。但是近期马耳他金融服务管理局声明,未许可币安在该国经营加密业务。币安交易所公告内容目前以香港时间计,疑撇清与中国大陆的关联,2019年11月,上海央行总部发文排查在沪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上海多处办公地点被排查;2019年12月,币安官方微博被封,截止目前,“币安Binance官方”微博号发布交易所消息,联合创始人何一微博至今未解封。

  与此同时,进入2020年,虚拟数字货币交易所丑闻不断,就在半月之前,FCoin交易所出现爆雷。2月17日,FCoin创始人张健发布公告承认,交易所兑付困难,而FCoin背后的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已于2018年在北京朝阳区派出所被立案。

责任编辑:唐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