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lbrchina@88.com
我们在2019年5月
把Libra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朱嘉明数字货币最新思考:传统宽松货币刺激政策正在全面失效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天秤币中国集团官网 > Libra天秤币新闻 > news > 朱嘉明数字货币最新思考:传统宽松货币刺激政策正在全面失效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来源:头条号

3月27日,著名经济学家、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任朱嘉明在《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与展望》线上闭门研讨会指出,数字货币已经成为理解现代经济中不可排斥的一个因素。

现在,虽然数字货币规模有限,尚处于早期发育阶段,但是,伴随数字货币的产生、发展和影响的扩大,已经干扰,甚至改变了包括利率、储蓄和投资,货币流动性偏好和货币供给之间过去的逻辑,并将逐渐和加速侵蚀总需求与总供给的模型基头,导致传统的货币政策呈现失效趋势。

 

以下为发言实录全文:

 

大家好,谢谢各位朋友和与会者。我今天的题目是“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影响的思路”,希望与大家讨论思考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哪些问题需要关注和思考?

 

一、数字货币导致宏观经济的新组合

 

首先,因为数字货币和数字经济的产生和发展,导致了货币经济和宏观经济结构发生变化。因为有了数字货币,货币体系发⽣结构性变化,有了传统货币和数字货币的分类;因为数字经济,宏观经济同样发生了结构性变化,有了传统经济和数字经济的分类。于是,货币经济与宏观经济的组合与宏观经济之间形成了前所未有的重新组合。

这里画了一个图,分了四个类型,一是数字货币与数字经济,二是数字货币与传统经济,三是传统货币与数字经济,四是传统货币与传统经济。

朱嘉明数字货币最新思考:传统宽松货币刺激政策正在全面失效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在讨论数字货币在宏观经济中的作用和影响的时候,基本上还是维持着传统经济学理论中的“两分法”,或者说其实隐含两分法的思维来解释货币经济和宏观经济的关系。按照所谓的“两分法”,货币经济和实体经济是不同的经济范畴,唯有将两者分离,进而讨论货币经济和实体经济,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

现在,不需要触及诸如究竟如何定义数字货币,数字货币组成,数字货币监管等富有争议的问题。但是,这并不妨碍在这里强调这样一个思想:不管它的规模多么小,它目前的影响多么微弱,但是,只要数字货币成为既成事实,其对宏观经济产生全面影响业已经全面开始,并导致货币经济体系,甚至宏观经济结构发生“解构”和“建构”,形成前面说描述的新的组合模式。

这个过程非常像化学反应现象。按照通常的化学反应解释:当一个新的元素进来之后,它会侵蚀和影响整个体系,原本分子破裂为原子,原子重新排列组合生成为新物质的过程即是化学反应过程。数字货币导致了传统货币经济的“分裂”,或者传统货币体系的“异化”,于是,传统宏观经济结构呈现改变,“此”货币体系和此宏观经济结构不再是“彼”货币体系和此宏观经济结构。所以,与2008 年比特币诞生之前不同,现在讨论货币经济的时候,已经不能排斥数字货币的作用。同样,讨论实体经济或者现实经济的时候,也不能忽略数字经济的存在。我们要把“化学意识”、“混合意识”和“交叉意识”加入到理解数字经济和宏观经济之间关系中来。

 

二、数字货币改变货币经济体系

 

朱嘉明数字货币最新思考:传统宽松货币刺激政策正在全面失效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现在就数字货币如何改变货币经济体系问题,有所深入的讨论,并强调以下几点:

第一,数字货币与传统货币的比较优势。(1)发行权的多元化。法币的发⾏基于它的权威性,数字货币并不追求权威性,因此它是多元的。(2)不可思议的低成本,当人人可以依据区块链创造数字货币时,它的成本当然是非常低下的。(3)数字货币超越主权。(4)技术驱动。传统货币的演变是与人类文明和经济连在一起的,是一个历史模式,所以才有一个经典说法,称货币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而数字货币是科学技术综合发展的结果,是人类历史上唯一由科学技术创造和推动的一种货币。(5)数字货币的市值,种类和区域扩张的能力。(6)数字货币流通速度。

第二,数字货币推动零利率、负利率时代的到来。因为数字货币的出现,未来资本不再稀缺,原来经典意义的资本有可能走向消亡。政府的公共投资、公共消费和公共产品会大幅度地增加。道理很简单,资本的消失是因为原来可以成为资本的货币资源成本趋0,数字货币加入进来之后,供给理论上是无限大的。在理论上甚至可以认为,因为货币需求和数字货币结合,利率的函数将不复存在。

第三,数字货币自然超越所谓的“流动性陷阱”。就民间性数字货币而言,其功能相对于传统货币单纯,种类繁多,⽽且难以与传统货币的“利率”挂钩,所以,几乎不存在对任何单一数字货币,或者数字货币的无限大需求弹性。就法币数字货币而言,与传统货币相比较,具有天然的透明性,难以转换为“投机性”货币需求。

第四,数字货币最终导致IS 和LM 模型失灵。在庞大的经济学体系中,各种模型数不胜数。但是,IS 和LM 模型无疑是最为深刻和实用的。英国经济学家希克斯在1938 年,基于凯恩斯经济学,提出了IS-LL 模型,天才地将货币经济和实体经济连接在一起。1949 年,美国经济学家汉森将希克斯的IS-LL 模型改成IS-LM 模型。IS 讲的储蓄和投资的关系,LM 讲的是货币偏好和货币供给的关系。不论是IS,还是LM 最终都受制约与利率。如今,距离1938 年过去了八十余年,距离1949 年过去了七十余年,不论货币经济,实体经济,还是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已经大为不同。特别是过去的利率和投资之间、货币偏好和货币供给之间的逻辑关系已经完全被打乱。而数字货币对传统货币体系和宏观经济的渗透,加速了IS 和LM 模型失灵。

朱嘉明数字货币最新思考:传统宽松货币刺激政策正在全面失效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左为希克斯(John R. Hicks,1904-1989);右为汉森(Alvin Hansen,1887-1975)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