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lbrchina@88.com
我们在2019年5月
把Libra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明天迎来比特币减半,最大赢家却不是BTC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天秤币中国集团官网 > Libra天秤币新闻 > news > 明天迎来比特币减半,最大赢家却不是BTC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本文来源:区块链前哨

作者:Timothy Lloyd

译者:王强

 

稳定币的繁荣气象推动其今年的总市值超过了 95 亿美元,这可能预示着比特币在即将减半之时迎来牛市。

北京时间 5 月 12 日凌晨 3 点左右,比特币将达到区块高度 630,000,区块奖励由 12.5 个 BTC 减少至 6.25 个 BTC,比特币历史上第三次区块奖励减半即将发生(前两次减半分别发生于 2012 年 11 月 28 日和 2016 年 7 月 10 日)。BTC.com数据显示,BTC当前区块高度为629939,距离减产区块高度630000还有61个区块。

随着比特币减半的到来,比特币价格也随着大起大落,但稳定币市值却只增不减。据 DAppTotal 数据显示,上个月稳定币总市值超过 95 亿美元,其中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采用最广泛的稳定币 Tether(USDT)仅在 4 月就收获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价值。

 

投资者在减半之前”囤积”稳定币

 

英国沃里克商学院金融学助理教授 Ganesh Natraj 告诉 Decrypt,对比特币减半的预期可能会推动稳定币的发行。

Natraj 最近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 Richard Lyons 共同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稳定币对宏观加密货币市场的影响。他说,USDT 的发行可能受到“对今年晚些时候比特币价格期望的驱动,并且随着减半临近,因此投资者可能会囤积 USDT。”

加密货币交易分析公司 Messari 认为,由于交易者正在交易所中加仓稳定币来购买比特币,今年在交易所中存入的稳定币高达 30 亿美元,创下了稳定币储备的历史纪录。

明天迎来比特币减半,最大赢家却不是BTC_LibraChina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

当然,一些交易员正在押注比特币的价格在减半后会上涨。区块链投资公司 Pantera Capital 首席执行官 Dan Morehead 在 4 月份致投资者的信中写道:“如果新供应的比特币数量被削减一半,而其他所有条件不变,比特币价格就会上涨。”Morehead 指出,一方面美联储通过“无限”量化宽松以遏制冠状病毒引发的金融危机,另一方面纸币成为了疾病传播的媒介,在这样的背景下“比特币上涨的可能性超过一半,并且迅速上升。”

 

稳定币发行会影响加密货币价格吗?

 

除了在 2020 年新发行的大约 27 亿美元的 Tether 稳定币外,区块链金融合规公司 Chainalysis 发现在截至 3 月的过去 12 个月中,在链上或在加密货币钱包之间移动的 USDT 交易量增加了 250%。

这种增长很大一部分归因于以太坊(ETH)区块链上结算的交易,这种交易占 3 月所有 USDT 结算量的 90%。实际上,根据 Messari 的说法,ETH 的价值转移量在 4 月首次达到了 BTC 的水平。

BTC 的需求不断增长反映了人们对 ETH、全球外汇和整个资本市场上美元的需求量上涨。

尽管 BTC 的价格在过去一个月中猛涨了 20%以上,但 Ganesh 和 Lyons 发现:没有系统的证据表明稳定币的发行会影响加密货币的价格。他们的研究与一种有争议的观点相悖,后者认为 Tether 的发行起到了操纵比特币价格的作用,这一观点是被广泛引用的德克萨斯大学 2018 年的一份研究得出的结论。

他们认为情况恰恰相反。Ganesh 和 Lyons 写道,稳定币的发行“内生地响应了二级市场汇率与固定汇率之间的偏差。”换句话说,稳定币的发行是对加密货币市场变化的回应,稳定币在加密货币经济中扮演着避险的角色。

总部位于北京的区块链投资公司 Sino Global Capital 的首席执行官 Matthew Graham 表示同意这一说法。他说:“总的来说,我们认为基于稳定币指标来预测比特币价格并非易事。它们之间存在相关性,但这些影响却被其他因素所淹没,例如投资者对减半(情绪)的看法以及新比特币的实际供应量等。”

然而从广义上讲,Graham 表示,对比特币减半后的价格持适度看涨,但这种看涨与稳定货币使用量的过度增长(以及作为安全港的受欢迎程度)没有直接关联。

 

稳定币是避风港

 

稳定币避风港故事的核心是美元化。

上个世纪以来,美元一直是全球储备货币,是各种法定金融工具中最安全、最可兑换的选择。由 COVID-19 大流行引发的持续经济乱象使全世界都在寻求美元作为庇护所。加密货币市场也不例外——人们纷纷逃向了稳定币。

尽管 Tether 占据了稳定币市场活动的最大份额,但由交易所联盟支持的 USD Coin(USDC)、币安 USD(BUSD)和火币的 HUSD 代币等竞争对手也越来越受到交易者的关注。

Tether 及其新兴对手之间的共同点是它们与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整合。Messari 写道:“接近流动性中枢是很重要的。”另一个共同因素是,三种最强大的稳定币都与亚洲市场紧密相连。

Tether 的母公司 iFinex 总部设在香港,而币安由一名中国出生的首席执行官领导,并从在中国成立的新加坡交易所火币接收大部分 BTC 资金流入。交易所之间的第二大 BTC 流量只是领头者带来的逆向流量,根据加密货币追踪服务 Token Analyst 的 2019 年数据,约有 12 亿美元从币安流向火币。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场外交易公司 QCP Capital 的执行合伙人 Darius Sit 表示,稳定币的流量也在随着这种逆向流量回到亚洲市场。

 

亚洲市场推动稳定币的“应用起步”

 

Sit 对 Decrypt 表示,他的公司越来越多地看到稳定币用在亚洲贸易往来的金融交易中。Sit 说:“稳定币的日均交易额达到一千万至两千万美元。我们的现货交易业务中有 90%是稳定币。

他补充说,例如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企业正在使用稳定币向他们在中国的供应商支付货款,并通过 ETH 钱包转移资金。

Chainalysis 的数据也支持这一点。该公司告诉 Decrypt,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对 Tether 的大部分需求来自机构交易员或可能位于中国的场外交易。

虽然 UDST/ETH 的转账活动中有 75%的金额少于 2000 美元,但每次超过 10 万美元的大规模交易活动占据了市场全部交易额的 65%。Chainalysis 发言人 Maddie Kennedy 表示:“这表明对 Tether 的需求可能很大一部分来自专业人士,他们可能来自中国,那里没有允许公民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法规。”

中国区块链安全公司 Peck ShieldInc 的联合创始人 Jeff Liu 表示同意。他说:“大多数稳定币用户都在中国和亚洲,近几个月来其使用量一直在加速增长。”

Sit 认为,这种转变是由“货币流动性”驱动的。在 COVID-19 大流行之后,在亚太地区开展业务的公司遇到了银行活动冻结的情况。Sit 说,他们已经转向了稳定币,这种稳定币可以在整个亚洲实现更即时、更便宜且更流畅的企业对企业付款操作。

Liu 说:“稳定币仍主要用于加密交易和促进资本外逃。”2019 年的 Peck Shield 报告发现,加密货币在去年促成了约 114 亿美元的中国资本外逃,其中大部分以比特币和 Tether 计价。他补充说,这些资金大部分流向了资本管制较松散的国家,例如美国、日本和新加坡。

尽管在亚洲稳定币的采用率有所增加,但 Sit 认为比特币减半“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影响”。随着块奖励的进一步减少,资源较少的矿工会更难与工业规模的对手竞争。

Sit 预测结果会是这样:在新的加密货币经济体系下成本过高的矿工可能会关闭他们的矿机并清出自己持有的资产,从而对比特币的价格造成下行压力。他还指出,“资源更多的矿工可能会合谋进一步压低价格,以加速小型企业的消亡并夺取更多的网络份额。”

无论如何,稳定币在亚洲的应用增多,再加上将于本周启动的中国人民银行电子人民币数字货币的首次重大试验,表明在加密货币这个市场上,“整个世界落后了中国一步。”Sit 这样总结道。

 

本文最初发布于 Decrypt 博客,经原作者授权由 InfoQ 中文站翻译并分享。

原文链接:

https://decrypt.co/27536/10-billion-stablecoin-boom-as-bitcoin-halving-nears

本文链接:https://www.LbraChina.com/article/59470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Leave a Reply